夏穆あむぬ墨枍萳纯风

生日,双子。

手机自带的拼图功能弄的🙊🙊🙊正主发糖上天了啊啊啊🚀🚀

发现我截屏的书翁小哥哥都是闭着眼睛的。小哥哥很温柔啊

你是个懦弱的人,他也是。
在此,懦弱仅是我形容你的唯一词语,非贬。
你,甘享七年同乐,以一次入水离世解脱。
他,情愿放纵七年,以妥协归于世俗结局。
有时在想两个人为何这样呢?如若开始便计算规划好一切,余生忍痛而度,怕是极好极好的。如若在开始是再慎重些,在结束前细思量,结局是否便会不同?两人余生不同度,两人各自独安好,是否会不如今日,生死两边,余江众缅。
可一切都无如若,一切都1不同于如若,是不是一个人的心性决定他的抉择,他的去路,那么,一切便是一定的,你的离去人间,他的归于世俗。
你像个孩子,明明在世间已度二十八载岁月,孩子心性,像挨打的孩子得到想要的糖果一样,只要糖够甜,便会遮盖所有忧伤,偶尔现实。可若让你在想要的两样东西间选,便会手足无措,不知所措。
他像个少年,明明已过整日玩乐度世的年纪,仍是少年,像青葱的少年追逐不落的太阳一样,只要它还在,便会忽视最终结局,玩乐所有。可若让他皈依于现实安存于世俗,便会难以抉择,念念不忘。
彼时,他是个少年,你是个孩子。不似成人,不懂世俗,以为就此一生便好,以为皆是个浪子,想当然而然,却不想,浪子在安宁岁月呆久了,可曾想过浪迹江湖?
你们都懦弱,都有思虑,有不同的人感同身受,因为在这世上没有人是不曾犹豫,不曾坚定的。生而为人,生活所虑,琐事皆扰,繁情为困。 人,都是相似的,不同的,怕只有心性罢了。
你们无错,不无过,不过是爱了一个人,在浮躁世间,寻觅心之所向。屈服于世俗,在繁华尘世,只求安稳度世。
南康,别等了,江水太冷了。你已经三十八了,可永远二十八,
——南康白起。
2018/03/06 01:10 阴多云 9℃

柏原崇 (今天说说的一段话,为什么乐乎只能十图呢?)
君生我未生
我生君已老
我恨君生迟
何不生此时
微风恰好,当是暖阳微熏,意气风发。
心如莲池,总归漾波起澜,香气肆意。
蜚碎杂语,自要不消而散,不扰其人。
彼时年少 ,恰遇方曾入世,后来未知。
此间成熟,唯望望心而活,余生安好。

繁华至极
像风拂绽牡丹,
像水荡开波纹,
极轻极柔,似雾似蜃。
如柳桡飞絮飘,
如卿抚美人面,
幻梦幻画,甚妙甚俏。
若画中仙,是镜中人。

讲个笑话:南康白起为故事,长命百岁苏沐秋,天真无邪小三爷,弱小合群张起灵, 百年无忧为人生。
事实却是:南康白起实真事,南山孤冢苏沐秋,世事洞察小三爷,强大孤僻张起灵,事事皆扰方人生。

我是一片深海,你是愿意在那溺毙,伴我沉沦,还是远远逃离,不染片絮。

我是一片深海,你是在此沉溺,同我沦落,还是就此逃离,不染些许 。

我身后是深渊,周围是黑夜,没有一丝光亮,你愿拥我入怀, 以你光明为我指引。还是弃我远去,看我墨染抑或坠渊。

关于暗恋:
我有一次坐你的副驾驶,我看见你往我这边看了好几眼(车后视镜看后方),虽然路很堵,你骂了好几次脏话,拐了几个弯才到目的地。可我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。

道路两旁的树可真像我们啊,同样高度,同样需求,同样目的。明明有千
丝万缕的关系,可却不能聚合成一个集合,形成类似整体。譬如森林,譬如恋人。

同床异梦很久的我们,还有多久才会发现原来同道已殊途。

心累啊,近日看了《桃花债》和《如意蛋》

宋珧是攻,沈宴也是攻,感情我cp不光站错,攻受也站错了啊,我一直以为东华帝君与碧华灵君一对儿,丹絑和白华(就是那个孔雀)是一对儿,我有些醉啊,